数字人民币尝试挑战美元霸权,1万亿美债还安全吗?

在头条热榜中,英国金融时报认为数字人民币正尝试挑战美元霸权引发网友热议,中国尝试通过数字人民币建立新的国际货币秩序,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数字人民币代表的是数字经济时代的金融货币秩序,而美元霸权代表的是传统金融货币体系,纸币信用泛滥意味着美元霸权不再牢固,数字技术的迭代,意味着人民币是用新的技术和模式挑战美元霸权,这也是绕开美元霸权的一种新技术策略。

当我们逐步从纸币信用过渡到数字信用时代,人民币国际化与美元霸权的博弈会发生哪些变化呢?

首先,美元霸权是基于实物黄金信用和美元石油结算体系,这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绕不开的路径。

数字人民币尝试挑战美元霸权,1万亿美债还安全吗?

从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来看,疫情之后全球央行购买实物黄金的数量超过出售的数量,低息货币和长期债券的避险价值有限,实物黄金成为最后的避险战略资产,仅在2020年全球央行增持黄金的数量就超过270吨,而代表黄金价格风向标的黄金ETF,背后的实物黄金资产标的接近3800吨。

纸币信用背后的支撑其实还是实物黄金,美联储今年的资产负债表将突破10万亿,而美国财政赤字也达到了2.1万亿,美债规模突破28万亿,仅在疫情期间美元放水就超过5万亿美元,美联储疯狂印钞,不断QE量化宽松背后还是美国的实物黄金储备。

美国拥有全球最多的黄金储备,颠覆时期达到2万吨,现在也依然拥有超过8000吨的实物黄金储备,美联储敢于不断扩张资产负债表,就是因为资产负债表的另外一端有实物黄金储备做支撑,可以应对存在的货币泛滥风险。

美元的早期国际化也是通过实物黄金实现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就是让美元与黄金捆绑,美元等同于实物黄金,然后全球其他经济体都把实物黄金运输到美国到地下金库,方便与美元结算,比如中国在纽约地下金库就有600吨实物黄金储备,而美元也通过捆绑实物黄金,逐步成为世界通用货币。

即使后期美国为了转嫁风险,解除了黄金与美元的捆绑关系,但美元成为世界货币的形势已经无法逆转,而随着新兴经济体崛起,石油能源成为全球能源经济命脉,美国就打起了中东石油贸易结算的主意,搅局中东并且掠夺大量石油,建立了石油美元结算体系,等于全球经济体的石油贸易结算,美国都要分一杯羹,而且还锁定了石油定价权。

我们的人民币国际化与美元霸权的正面博弈,自然也需要实物黄金的信用背书和石油贸易结算体系的建立。

人民币在全球的外汇储备只有2.45%,国际支付领域排名是世界第五,而美元在全球的外汇储备占据了59%,是全球外汇储备第一的货币,今年的国际支付排名世界第二,占比超过38%。

中国要在传统金融领域,挑战美国IMF和世界银行主导的美元金融霸权体系,还需要通过储备实物黄金,让周边经济体和全球其他经济体,参与到人民币的跨境结算系统里来,而人民币石油贸易体系,也需要实物黄金作为背书,才能吸引其他经济体参与其中。

虽然人民币在外汇储备和国际支付领域占比比较低,但人民币国际化已经不断加速,而美元的外汇储备和国际支付规模,随着去美元化操作,处于逐年下降的趋势。

而人民币的跨境结算体系的业务范围已经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上海的石油期货交易所规模也不断增长,成为国际石油期货贸易的重要市场。

其次,数字经济和智能商业的到来,金融科技的发展给了人民币挑战美元霸权的新思路

数字人民币尝试挑战美元霸权,其实就是对传统美元金融体系的一种降维打击,黄金和石油的信用结算体系必然面临欧美金融联盟的打击,IMF和世界银行虽然让人民币成为了SDR一揽子货币,但只要还在美元主打的货币体系里,人民币就会陷入被动局面,很难在国际支付和结算领域有大的突破。

而数字人民币则是一个新的领域,如果说美元金融霸权代表的工业革命时代的金融体系,那么数字人民币代表的就是数字革命时代的金融科技体系,在这个领域中国占据优势,拥有最大的互联网应用市场,来推动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和广泛使用,并且炼化其他新兴经济体,建立一个新的金融货币体系,完全避开美元,使得人民币国际化没有美元的阻碍。

中国的数字经济规模已经占了GDP的36.2%,传统制造,实体经济,互联网经济都在走向数字化转型,实现线下线上的产业融合发展,而2019年中国的数字经济就占据了全球数字经济规模的20%。

数字人民币尝试挑战美元霸权,1万亿美债还安全吗?

未来中美货币体系的博弈,不再是传统的石油结算和黄金信用体系,而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中美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而目前来说在数字货币和数字产业发展上,中国市场的速度和优势都很明显。

数字人民币在国内各大城市展开试点,而7月份雄安将发数字人民币红包,规模达到300万。

最后,数字人民币尝试挑战美元霸权,1万亿美债还安全吗?

中国半导体公司闻泰科技旗下的安世半导体将收购英国最大芯片厂,这属于中美在全球半导体市场的科技产业博弈,而数字人民币则是属于中美金融领域的脱钩和博弈。

很多人一听到我们通过数字人民币建立新的货币体系,挑战美元霸权,就担心我们持有超过1万亿规模的美债会很被动。

中国其实从2018年以来减持的美债就接近2000亿,我们总的外汇储备有3万亿,其中美债持有1万亿,这其实也是美元资产的配置,属于外汇储备的一种投资策略,可以获取回报,增持和减持多少取决于美债的收益率。

过去一年央行外汇储备的趋向明显是增持实物黄金避险,减持美债对冲国际资本流动风险,同时人民币放弃汇率目标,不再紧盯美元,并且持续升值,也是为了应对美元泛滥风险,避免欧美金融联盟在离岸人民币市场做空中国。

3万亿外汇储备和1万亿美债是用来应对中美贸易需求的,目前中美贸易恢复正常,庞大的贸易体量需要足够的外汇储备,来满足企业进出口贸易的需求。

我们虽然通过数字人民币尝试挑战美元霸权,但1万亿美债的持有也是安全的,不用担心美国耍赖,美国目前的策略是保经济增长,不保美元,不会在美国经济复苏增长期,自己破坏美元信用货币体系。

1万亿美债是投资行为,增持减持都是动态的,持有一定规模美债也可以有效应对可能存在的美元泛滥和国际资本流动性风险,必要时候可以通过抛售美债,维护自身金融投资市场的稳定性,避免冲击。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ivi.cn/9389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