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面对美元债务违约风险,又该如何应对呢

在头条热榜中,债务上限生效倒计时,美债何去何从引发市场热议,8月1号开始美国的债务上限生效,债务规模已经突破28万亿,而且面临08年次贷危机以来的双高通胀和债务危机。

根据美国2020财年数据,美国的财政赤字已经突破了3.1万亿,如果继续保持国债购买,美国的资产负债表也将在年底突破10万亿规模。

无论是内部财政赤字,还是外部美债规模,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都已经把印钞转嫁风险,刺激经济的模式做到了极致。

首先,美债上限生效倒计时,美债何去何从,耶伦会怎么选择呢?

现在摆在美国财政部长耶伦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提高债务上限,继续QE宽松美元,要么等着债务爆表,应对10月份可能出现的债务违约风险。

其实在次贷危机之后,美国就出现过债务爆表的情况,2009年奥巴马把美国的债务上限从2900亿提升到12.4万亿,并且在2011年控制财政预算,避免出现债务违约。

尽管奥巴马提升了美债上限,控制了财政预算,但是削减4万亿财政赤字的计划并没有达标,标准普尔降低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引发了金融市场巨幅波动,这也是94年以来美国首次信用降级。

奥巴马提升债务上限也开了个坏头,债务上限不断提升,而美国债务也不断上升,2021年突破28万亿,远远超过2009年的12.4万亿上限。

虽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不担心通胀风险,但耶伦为了应对10月份可能出现的债务违约风险,也会走上提升债务上限,继续宽松美元的道路。

但面对CPI突破5%和双高通胀压力,IMF警告通胀可能持续存在,即使耶伦提升了债务上限,避免了债务违约,但如果不能控制财政赤字,那么美国信用将会进一步降级,引发金融市场风险。

其次,中国面对美元债务违约风险,又该如何应对呢?

中国面对美元债务违约风险,又该如何应对呢

美债是美国经济和主权信用的一部分,全球其他经济体愿意购买美债,是基于美国经济和产业繁荣的信用背书,美元也是唯一的世界货币。

但随着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瓦解,美元不再与黄金捆绑,美联储就开启了美元QE模式,不断地稀释美元,把自身经济风险,转嫁到全球市场。

周期性地通过美元加息降息,剪羊毛全球新兴经济体,使得美元信用逐步削弱,并且美债规模不断扩张,经济陷入内部低通胀,外部高通胀的死循环,各种实体制造产业转移,变成一个过度金融化的经济体。

全球央行的外汇持有美债,一方面是基于接轨美元贸易体系的需求,一方面是通过投资美债获得回报。

2001年美元资产在全球外汇储备占比超过70%,而到2020年占比已经跌到了59%,创下历史新低

全球央行外汇储备不断减少美元资产,其实就是一种去美元化操作,应对美元泛滥的风险,避免过度依赖美元体系而冲击自身经济。

去年疫情美联储再次释放5万亿美元,市场对美元信用担忧加剧,目前已经有超过50多个新兴经济体抛售美债,开启去美元化操作。

其中俄罗斯的主权财富基金更是清空美元资产,美债规模从960亿降低到39亿,抛售规模接近96%,中东的沙特也抛售400多亿美债。

随着美债收益率长期低于2%,我们的外汇储备持有的美债的收益率也在收窄,我们的央妈应对美元债务风险,也选择了部分减持美债,增加实物黄金储备,来达到避险价值和提升外汇储备投资回报。

很多人说为什么不学俄罗斯一次性清空美债呢?

中国面对美元债务违约风险,又该如何应对呢

目前我们保持1万亿以上的美债规模,其实是基于中美贸易合作体系的需求,满足进出口企业的贸易结算。

同时有足够多多美元资产,也可以应对国际资本流动风险,应对欧美财团在离岸人民币市场做空中国的风险,动态增持和抛售美债可以中和外部金融风险的冲击。

俄罗斯本身与美国的经济贸易合作不多,所以清空美元资产影响不大,而中美贸易体系是全球经济贸易的基石。

现在俄罗斯一边脱离美元贸易体系,一边加强与中国合作,并且在主权财富基金中增加人民币和欧元资产,加入了人民币贸易结算体系。

我们其实也在减持美债,目前连续减持美债已经超过2200亿,08年次贷危机美国希望中国帮忙增持美债,让全球经济体增加对美元对新兴,但这次拜登和耶伦让即使提升美债上限,要说服我们继续增持美债,也很难了,现在的万亿美债足以应对中美贸易体系需求。

美债失去了中国增持,等于失去了一个最大的外部信用支撑,这也是美元信用泛滥带来的一个反噬,大量海外资金开始抛售美债,增持人民币计价资产,使得人民币计价的国债收益率突破3%,远超美债的收益率。

人民币放弃汇率目标,持续升值一方面是基于疫情之后中国经济的复苏和稳定增长,成为全球经济引擎的基本面支撑,一方面是应对美联储QE印钞带来的美元通胀风险和资产价格泡沫,提升人民币在海外市场的消费和使用价值,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我们的央行减持美债和人民币汇率升值,其实就是在应对可能出现的美元债务违约风险。

最后,全球去美元化操作加剧,中国存在纽约地下金库的600吨黄金有风险吗?

美元霸权虽然短期不会终结,但是去美元化操作已经成了趋势,人民币贸易结算体系崛起,西非15国也计划建立统一货币体系,欧元区货币使用和支付也超越美元,而数字经济的发展,将对传统美元霸权体系带来极大冲击。

美元的全球化其实也是通过捆绑黄金和石油实现的,所以纸币信用背后还是实物资产的支撑,黄金才是千百年价值不变的硬通货。

美联储利率决议上调通胀预期和经济预期之后,使得美国陷入双高通胀,债务爆表,IMF也发出警告认为通胀会持续存在,全球经济复苏面临疫情反复带来的不确定性。

中国面对美元债务违约风险,又该如何应对呢

耶伦面临债务违约和财政赤字,除了提升债务上限和控制财政预算,最后的一个选择是动用美元资产负债表另外一端的黄金储备。

美国的实物黄金储备颠覆时期达到2万吨,在经济萧条期通过抛售黄金,稳定了美国经济,而目前美国持有黄金超过8000吨,依然是全球第一的黄金储量,这也是美联储不断扩大债务规模和资产负债表的底气。

我们目前有600吨黄金在美国纽约的地下金库,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美元黄金捆绑结算地位之后,全球经济体都把部分黄金运往美国,方便进行贸易结算,

根据世界黄金协会数据,2020年以来全球央行都在增持实物黄金,对冲经济风险,2021年1月我们的央行官方黄金储备超过了1900吨,央行稳定增持实物黄金,达到6264万盎司,目前黄金储备排在全球第七,如果算上民间的黄金储备,我们的黄金储备规模远不止这个数。

随着美元信用泛滥,与黄金脱钩,全球经济体也在不断运回自己的实物黄金,目前已运回超过千吨黄金。

这些运回黄金的经济体比如德国,主要是因为存在美国地下金库的黄金占外汇储备比例太高,央行自身储备相对少,不足以应对外部金融风险和满足避险需求,而中国央行黄金储备已经达到1948吨,而地下金库的黄金在外汇储备占比只有3%而已,我们官方储备的黄金和美元资产,足以应对可能存在的金融冲击风险,没有必要马上运回,除非中美出现全面的贸易脱钩。#债务上限生效倒计时 美债何去何从#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ivi.cn/93887.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