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养老金替代率是多少?银发经济市场规模与养老产业发展

在互联网经济的时代,我们出现了很多新的经济概念,比如女性经济,颜值经济等来描述与年轻一代有关的消费模式和商业模式,但很多人却忽略了退休老人这个圈子。

根据机构的银发经济的洞察报告,60岁以上的老人群体已经达到2.6亿,而50岁以上的互联网网民也达到了2.5亿规模,其中女性占比超过56%,催生了银发经济的新时代,这些银发老人群体,消费能力和经济实力,并不比年轻人差。

随着老龄化社会和长寿时代的到来,银发经济群体的数量不断增长,将会对未来养老产业和商业经济带来极大的影响,我们从养老金替代率话题切入,谈谈未来的银发经济市场趋势。

社保养老金替代率是多少?银发经济市场规模与养老产业发展

社保养老金替代率是多少?

养老金替代率简单来说就是个人劳动者退休后的养老金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的一个比率。

养老金替代率越高,说明退休后的养老金高,退休后的收入也自然高,而养老金替代率低,说明退休后养老金低,退休后的收入自然就低。

我们举个例子,王某退休前在企业上班收入是每月8000元,参保职工社保,退休后每月领取3000养老金。

如果按照当下一二线城市平均3000-4000元养老金的水平来看,3000元养老金算是中高水平的养老金收入了但这个并不准确,养老金替代率才能评估养老金的具体水平标准。

王某的养老金替代率就是3000除以8000元等于0.37,换算成百分比就是37%的养老金替代率。

王某退休后的拿到的收入只有退休前工资收入的37%,这也将改变王某退休后的生活质量和消费能力。

2021年我们的社保养老金替代率是多少呢?

根据人社部的统计数据来看,今年我们的职工养老金群体,平均的养老金水平在2900元左右,而去年企业职工群体的平均月工资水平在6600元左右,那么可以得出职工社保养老金替代率为44%。

如果考虑区域经济水平差异和收入差距,其实中小城市平均工资水平达不到6600的标准,大多数都低于5000元,农村的收入水平更低,养老金水平也是差异很大,中小城市养老金水平在1000-2000区间,农村养老金都在1000元以下,远远达不到44%的养老金替代率。

银发经济市场规模与养老产业发展,与养老金替代率息息相关

欧美发达经济体,老人的消费能力比较强,而这也与养老金替代率有关,欧美经济体的养老金替代率在75%左右,其中类似社保养老金的福利制度,养老金替代率占到42%。

按照国际劳工组织的养老金替代标准来看,养老金替代率的最低标准在55%,这也属于最低退休养老保障的水平,而要保持退休前后的物质生活水平不变,甚至比退休前的物质生活还要高标准,养老金替代率需要达到70%以上。

我们目前的社保养老金替代率是44%,属于低于国际水平的标准,这也与我们14亿人口的基数有关。

其实在我们国民经济高速发展的阶段,我们的养老金替代率是逐年下降的,而不是像欧美经济体那样,经济高增长,退休老人收入增长,养老金替代率也上升。

我们的养老金替代率1999年达到69%,2011年下降到42%,2021年达到44%,这说明我们高速增长的经济,跟不上人口增长速度和老龄化社会发展的速度,加上区域经济发展差异,大家的生活水平和物质享受提高了,但养老金替代率反而下降。

我们GDP已经突破100万亿规模,2.5亿的银发群体的消费能力也逐步提升,7成以上的银发老人有过线上支付行为,现在的线上商业和消费场景,也都开始考虑老年人的需求,比如各类资讯平台的大字版APP,各类生活服务类产品。

我们从电商平台发展来看,过去10年是属于年轻人的电商时代,但近2年,我们看到了下沉市场中老年人的消费实力,各大电商平台都开始发展老人群体的KOL,挖掘老人群体的消费需求和养老服务需求,从银发经济市场寻找存量的用户增长空间。

社保养老金替代率是多少?银发经济市场规模与养老产业发展

但如果要让银发经济的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张,而不是短期的繁荣,就需要缩小地区养老金替代率的差异,提升社保养老金的替代率,只有银发群体的整体退休收入提高了,才能为我们贡献更多消费。

在目前低养老金替代率的水平下,除了一二线部分高收入的银发群体可以带来更多的消费价值,下沉市场的银发群体消费力还没有爆发。

从马斯洛需求层次来看,低养老金替代率意味着大多数银发群体的养老需求,停留在基础的物质需求和安全需求上,而社交层面的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都还还无法实现。

未来的银发经济规模和养老产业要高速发展,长期增长,需要提高我们的养老金替代率,建立多层次的养老金体系,从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等高层次养老需求中,寻求更大养老产业空间和银发经济市场

老龄化社会是一把双刃剑,一面是巨大的银发经济消费市场,一面是社会养老福利制度的压力

我们的银发经济群体达到2.5亿规模,随着老龄化社会加剧,这个消费群体还会进一步增长,这其实是一把双刃剑。

老龄化和长寿时代会加剧我们的养老金压力,甚至让我们的养老金福利体系无法长期存续,目前欧美发达经济体也存在养老金福利制度的缺口问题。

我们的新生儿人口少了200多万,而老年人口还在不断增长,这不利于我们社保收入转移制度的稳定运行,参保的人越来越少,领取养老金的人越来越多。

这意味着我们仅仅依靠社保养老金体系是不行的,也无法提升养老金替代率,还需要建立企业年金体系和商业养老金体系作为我们的第二养老支柱和第三养老支柱体系,为社保养老金的提供多层次补充机制,这也是帮助个人和家庭提升养老金水平,提升整体的退休后收入水平,为我们的银发经济市场增长和养老产业增长助力。

我们是全球经济体中老人群体规模最大的,同时也建立了全球最大规模的社保养老基金体系。

庞大的老人群体,意味着巨大的消费潜力,而这个消费潜力会随着我们国民经济的高增长而持续增长,加上未来多层次养老金支柱体系建立起来,养老金替代率稳步上升,将会使得我们的银发经济市场规模和养老产业规模不断放大,甚至超过年轻90后和00后的消费能力和商业消费场景规模。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ivi.cn/93718.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