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价格上涨对中东产油国来说是好是坏(沙特打造氢氨能源产业,走向能源碳中和)

在头条热榜中,国际油价涨至14年新高引发市场热议,今年一季度以来国际油价涨幅已经超过10%,创下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准,布伦特原油一度涨到125美元一桶的价格。

石油是传统能源经济命脉,近期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飙升,与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冲突有关,局部战乱不仅使得避险黄金价格突破1900美元,也让石油价格飙升到125美元的高位。

北约和欧盟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也特意避开了能源领域,德国更是坚持继续使用俄罗斯供给的天然气,俄罗斯和中东都是全球主要的能源生产国,对全球能源经济的稳定性有很大影响。

巴菲特重回全球富豪榜前五也是因为近一年不断增持石油股票,减持科技股,石油价格飙升使得巴菲特个人财富不断增长,而其他富豪因为重仓科技股而财富缩水。

但在国际油价涨至14年新高的时候,沙特为首的欧佩克石油组织却没有趁着国际油价上涨,出售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气,赚取能源价格暴涨的利润,而是转向新能源市场,发展氢氨制造产业。

为何在原油突破125美元之际,沙特却用氢氨替代石油出口,瞄准万亿新能源市场?我们围绕沙特的能源产业结构和碳中和目标,做一个深度解读:

石油价格上涨对中东产油国来说是好是坏(沙特打造氢氨能源产业,走向能源碳中和)

石油价格上涨对中东产油国来说是好是坏?

从全球能源供给端来看,石油供给主要集中在中东地区,北美地区,俄罗斯三个区域,这三个区域集中了全球原油输出量的73%,中东地区占了其中的31%,而石油进口国家主要集中在亚太地区和欧洲地区。

中东经济体被称为躺在石油上的国家,沙特阿拉伯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拥有全球探明石油储量的15%,供给了全球市场八分之一的石油能源,而沙特石油出口的收入每年超过2000亿美元,占了出口总额度近70%。

石油价格上涨对于沙特等中东产油国来说,自然是喜闻乐见的事情,经济稳定期,石油价格在40-50美元一桶,而俄乌冲突让国际原油价格突破125美元,这等于给他们带来翻倍的能源经济收入。

其实对于中东产油国来说,特别是沙特一直都储备着大量的限制石油产能,来应对能源经济的突发风险事件,保持市场份额的稳定性,而当油价突然大涨的时候,这些闲置的石油产能,也往往会给沙特带来巨大的回报

在石油价格突破80美元的时候,俄罗斯和沙特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派克有过分歧,俄罗斯愿意为稳定石油价格,而增加石油产量,但沙特却希望保持和压缩产能,让石油价格在高位,来提高中东经济体的能源收入。

但中长期来看,沙特这种依赖高油价支撑国民经济的模式,存在严重弊端,过度依赖石油经济,耽误了中东农业和其他工业制造的发展,而且还造成了高失业率问题,福利太高了,本国居民都不愿意工作。

另外随着美国页岩油的发展,开采成本逐步下降,如果国际原油价格过高,那么不排除其他经济体的岩油,新能源等会成为石油进口国家的替代选择,让沙特的能源贸易份额被动下降。

沙特新王储在石油价格高涨之际,选择转型新能源产业,打造氢氨制造工业体系,都是想要改变对石油单一能源依赖的经济结构,跟上全球能源转型趋势。

沙特打造氢氨能源产业,走向能源碳中和

2022年全球经济体都开始为各自的碳中和目标制定能源经济和工业发展的转型规划,沙特也不例外,沙特打造氢氨制造能源产业,也是为了走向能源碳中和,发展可在生能源产业,并向全球出口新能源。

在去年的气候峰会上,沙特王储对外宣布沙特要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还提出绿色中东和绿色沙特的两个倡议,发展绿色能源产业。

在2030碳达峰方面,沙特计划在2030年实现国内可再生能源产业占比到50%,在未来几十年植树100亿棵,修复4000万公顷的退化土地,让国内的植被覆盖面积增加12倍,实现减少碳排放1.3亿吨的目标。

沙特选择从氢能和氨气生产领域,进行能源碳中和,也是基于自身资源和环境出发的,中东地区石油资源丰富,而这类化石能源丰富的地区,往往太阳光照和风力资源也丰富,非常适合发展光伏风电产业,通过可在生能源制取绿氢和氨气,可以出口到全球市场,满足未来新能源产业的新能源材料需求。

沙特主要是沙漠地带,太阳能十分充足,非常适合发展光伏发电和地热能,同时沙漠地区风力巨大,具备发展风能的潜力。

我们国内的大型光伏风电项目,其实也集中在中西部沙漠隔壁地带,沙特则是借助中东地区的丰富自然资源,发展新能源产业,去年一季度沙特光伏发电项目出售电能价格只有1.04美分,创下了破世界记录的低价绿色电力。

而光伏发电的低价,也是极大降低了制取绿氢和氨气的成本,沙特目前的制氢成本1公斤绿氢只需要1.5美元,远低于欧美市场的5美元制氢成本,这也为沙特出口氢氨能源到全球市场提供了巨大优势,美国,德国,日本,韩国都与沙特合作氢氨能源。

沙特发展氢氨能源,为全球新能源产业提供低价的氢氨能源材料,不仅可以获得新能源产业的业务回报,还能借助绿电产业实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降低化石能源带来的高碳排放。

石油价格上涨对中东产油国来说是好是坏(沙特打造氢氨能源产业,走向能源碳中和)

氢氨背后的万亿新能源市场

沙特参与到新能源产业市场的模式是光伏风电+氢氨能源制造的模式,光伏风电方面虽然沙特的规模没有中国和美国大,但沙特光伏风电的成本已经创下新低,一旦占据成本优势,就有利于规模化发展。

氢能被称为21世纪的终极能源,但目前不管是灰氢还是蓝氢的制造都涉及到高碳化石能源燃烧带来的碳排放问题,而唯独绿氢的制造可以实现零碳排放,电解水和光伏能源支取氢气的模式,可以实现低碳化。

但氢气还存在成本高和运输困难的问题,一般都转化成氨气来运输存储,比较安全稳定,

沙特在可再生能源产业上具备低成本优势,低价绿电来支取氢气和氨气,可以解决氢能高制造成本的问题,而制作出来的绿氢和蓝氨,也是全球经济体在能源领域实现碳中和的关键。

氢气和氨气制造背后是一个万亿规模的新能源产业市场,也是能源领域脱碳带来的需求市场。

沙特王储计划耗费5000亿美元打造的新城NEOM,一个新能源示范区,把绿色光伏发电和氢氨制造融合在一起,打造一个新能源经济样本,拥抱新的能源时代。

在新城市中,能源的供给和消费侧都可以实现循环低碳,而且是百分之百的可再生绿色能源发电,实现零碳甚至负碳排放,这也是沙特摆脱石油经济依赖的一次尝试。

海上航运的脱碳也需要氨气作为零碳燃料选择,2050年全球经济体的燃料需求将达到9亿吨绿色氨气,是当下氨气产能的5倍多。

沙特在石油高涨之际,选择用氢氨制造替代传统石油出口,并不是盲目任性,而是懂得借助自身的绿电发展优势,打造一个新能源产业链闭环系统,让沙特未来在能源贸易领域多一个优质选择,跟上未来万亿规模的新能源产业市场。

你觉得氢氨制造替代石油出口可行吗?欢迎订阅我的碳专栏,分享你的观点,一起交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ivi.cn/93684.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